無論是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裡的幼稚鬼醫生,還是《自由人》裡壓抑的更生人,施名帥總能駕馭各種戲劇角色的節奏,可以是風趣幽默,也可以是沉默憤怒,精準又明快地在鏡頭前展現其獨特魅力。然而,一旦回到施名帥本人,彷彿就像搭上一班慢火車,每一句言談都是爬緩坡,不怕誤點,也不怕被超越。

「我絕對不催促自己。」施名帥笑著說,事情如果太多會讓他心跳加快,所以一天只做一件大事,有意識的活在自己的世界,才是他最享受生活的方式,「我常常被路人撞到被嘖,開車有時候也很常被按喇叭,過了一個紅綠燈我才會想到,啊,可能是我太慢了。」早上起床烤個吐司,弄個優格,把東西擺好,選個片來看,突然想到地板有點髒,做個小打掃,累了就躺一下,接著又是下一餐,外面很吵,但內心很安靜,都市的繁忙從不影響施名帥的步調。

「慢」是一種換位思考,等待觸發生命中的驚喜

但是人生就像一場配速的旅程,有時候慢,有時候卻也得快,面對不同的生命狀態,施名帥也懂得全力奔馳,「雖然我自己喜歡慢,但當群體生活需要的時候,我會快一點去完成,拍戲也是,我喜歡大家有效率完成一個共同努力目標時的成就感。」北藝大戲劇系出身的施名帥,學生時期的演員訓練對他影響至深,演員迅速切換的能力,讓他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觀看,甚至做出不同的行動,也讓他明白,「快」是面對現實的一種衝勁,「慢」則是他面對自我時拉住這股衝勁的一種換位,「我會希望自己不要太容易對事情有某個觀點,那是很危險的事情,太快的下判斷反而會損失一些什麼,有些事情搞不好有別的可能性,但我也沒有想要想答案,只是思考這個可能。」

對於事情的可能性,施名帥一向以他的慢思考來拓展眼界和感受,「就像很多老朋友,他其實是新朋友。」生命中曾有過和一些人緊密相依的時刻,但隨著大家各奔東西,結婚生子,開始經歷和累積的不同,這些人的面貌和狀態都會產生新的改變,如果還認為他是以前的那個人,反而會限制彼此的可能性,「我不會用一個既定的意象去看待一期一會的事情,應該說我比較希望我們的關係,要帶著某種期待。」於是,在施名帥的眼中,任何事情或許都是開放性結局,不被設定的故事才會是最有趣。

創造每一次的不可預期,每一顆鏡頭都是當下的唯一

就連演戲,施名帥都不喜歡看回放,因為比起已經預期的美,他更想要創造一個無法預期的東西。「當下在工作的回放其實有點難以參考,我不覺得我有辦法再重來一次,或是藉由這個來修正,我覺得那些東西必須要有機,看回放的時候反而會被自己限制了。」拍攝的過程需要各種搭配,對手的情感,現場的光影,當然還有每一次只在當下才會被製造出的表演。施名帥希望他的每一顆鏡頭都是可以用的畫面,每一次的重來其實都是新的挑戰,形成新的情感,回放是物理性的思考鏡頭運動搭配的調整,但不管怎麼檢討,那都會是唯一,也是另一種他喜歡的驚喜。

在踏入影視圈之前,大學的施名帥早就是知名的劇場演員,曾演出過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」和「動見體劇團」的多部經典作品,「這些一起做舞台劇的夥伴都大我一代,我是看著他們怎麼成長,怎麼找到自己的語言。」當兵以前,施名帥定位自己為一個以後會到處駐村的舞台劇演員,透過不斷的排練,尋找自己想要的那個結果,去理解自己和觀眾的關係,同時也替自己的表演打下了深厚的基礎,「你必須知道你現在是為什麼用這個方式在操作表演,他是其來有自,而不是約定俗成,你知道了這件事情後,無論跨到什麼平台就都會是一樣的。」

捨棄未竟之業的遺憾,明白心中的美只能趨近

學生時期學表演,出社會之後也一直在做表演,甚至跨足影視圈第一部作品《椰仔》就讓他入圍台北電影節的雙料大獎,在這過程中,施名帥也曾想到達表演的某個盡頭,想看看那個高點會是什麼樣的風景,「如果那個盡頭是可以討論的話,我應該在大學的時候就要很會演了,但我覺得就不是這麼回事。」施名帥認為,表演的盡頭會是一種純粹的「美」,但美的本身其實一直在那裡,你只能趨近,但無法追尋,演員的工作是創造美,要去接受這個美還包含了「創造」本身。

「追求藝術的人都是自私的,追求美的人是得不到幸福的。」施名帥引用《浮士德》中的一句話,說明美本身所擔負的原罪。

「追求美的人永遠都有未竟之業,一但你有未竟之業,你很難不自私,羅丹、卡蜜兒、張愛玲、徐志摩,有太多的例子都是這樣。」施名帥認為,如果一個人心中只有作品的美,那可能就不會太幸福,如果心態能夠健康,放棄一些堅持,這樣趨近美的美,才能真正讓人自由,「你會想當希斯萊傑還是要當亞當山德勒?這確實是一個選擇的問題。」出道已經超過十年,現在的施名帥回首過去,不再完成別人對美的要求,而更是由自己決定想被看到什麼,自己真的想在這裡實驗些什麼,能夠呈現出這樣的美,是今日施名帥面對表演的態度。

平行宇宙的人生,是我,也不是我

美,往往來自於某種真實,戲劇不可能是真的,但真實永遠比戲劇更有戲劇性,施名帥此次參與實境節目《阮三个》第三季,也給他了不少體悟,「實境節目很神奇,他要的東西是一種趨近真實,因為你很難是真的,的的確確就是有人設計好這個環境跟空間,但裡頭很多情感情境跟過程是真的,這呈現了另一種我心中覺得美的樣子。」就如同觀眾愛看戲一樣,因為這種和真實的距離,誕生了美,但這樣子的美卻又不完全純粹,「實境節目跟拍戲有點像的是說,我們好像在一個平行宇宙裡,過了一個那樣的人生、那樣的生活,他不是我,但他其實又是我。」

回顧這些平行宇宙,施名帥體驗過各種角色的生命,在戲裡他結過婚生過小孩,甚至還放過炸彈殺過人,「這些人的日子就這樣過去了,反而我自己的日子,有太多未知恐懼阻礙。」這些角色影響了真實人生,而真實人生也體現在角色的表演,施名帥這輩子經歷了很多事情,很多情感,哪些是自己的,哪些是別人的,在這樣互相影響之下,有時候也變得很難區別了。

「表演的時候還是有人決定,可是你的人生沒有人可以決定,所以我會變得有點不知道怎麼決定自己的人生,因為你會了解到每一個決定都會有很不一樣的結果,你反而很擔心,到底會有什麼結果。」回到現實人生,施名帥似乎有點憂鬱地煩惱著未來,明明曾經在戲中做過了這麼多選擇,對照自己的人生,是不是好像真的也沒什麼選擇?明明想成為人生的導演,會不會最後仍是上天安排好的演員?

施名帥就是開頭的那班慢火車,慢慢地趨近自己心中的美,收集沿途各種讓人驚喜的不期而遇,有些事情或許還要想很久,或許想了很久,最後仍然沒有答案,但是,或許那也很好。

企劃、採訪、撰文/朱予安
責任編輯/李羏
攝影/W
造型/Demien
化妝/李筱雯
髮型/蔡朋諺
服裝提供/ZARA

《阮三个》全新一季公視+獨家搶看:https://lihi1.com/e8jZ8/DramaGo